当前位置: 主页 > 6374刘伯温开 奖结果1 > 正文

文学奖那么多 令人信服的有几个?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14 05:35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文学奖呼之欲出。而今年上半年中国文化部就宣布全面清理整顿文艺评奖,取消、精简一批文艺评奖,总体减少60%以上。具体取消哪些文艺奖,还未正式公布,但是文艺评奖却越来越多,正在面临信任危机。

  近日,成都商报记者对国内文学奖生存现状摸底调查发现,尽管很多文学奖饱受质疑,甚至传出差点取消,依然评选不停。而今年还有不少文学奖层出不穷,多跟城市营销、旅游营销有关。最新在新疆颁发的“丝绸之路木垒菜籽沟乡村文学艺术奖”,甚至出现了只有一个评委定奖的现象。

  今年上半年文化部宣布全面清理整顿文艺评奖,取消、精简一批文艺评奖,总体减少60%以上。但截至目前,文艺评奖却越来越多,信任危机也愈发严重。

  近日,成都商报记者对国内文学奖生存现状进行了摸底调查,发现目前多各文学奖评选都存在奖项太多、缺少好作品、评委缺乏权威性等问题,这不禁让人发问,“能走点心吗?”

  虽然近一年各文学奖遇到各种情况,但文学奖依旧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据了解,中国各项文学奖名目繁多,除了知晓度比较高的国内四大文学奖——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老舍文学奖和曹禺戏剧文学奖,还有各个地方的文学奖多如牛毛,近两年,冠以名人头衔的文学奖越来越多,其中报刊、协会、高校、网站设立的奖项更是不胜枚举。

  据记者了解,除了最新颁发的茅盾文学奖质疑声较小,打着名人招牌的文学奖多是饱受质疑。比如2014年的鲁迅文学奖,先是闹出作家方方质疑柳忠秧跑“鲁奖”风波,颁奖之后又出现“新闻口水诗”纷争。首届路遥文学奖,尽管一直受到路遥家人抗议,却又坚持评奖、颁奖。2014年的老舍文学奖,甚至险遭取消。今年6月5日,成都商报独家报道了宁夏作家王永春实名举报当地的朔方文学奖有黑幕的新闻,随后宁夏文联分管《朔方》编辑部的副主席苏保伟解释,王永春侵犯他们的名誉权,此事已委托律师进入诉讼程序。

  在这些文学奖中,又数诗歌类的奖特别多。据记者初步统计,诗歌奖在国内有几十个,包括柔刚诗歌奖、张坚诗歌奖、刘丽安诗歌奖、纳兰性德奖、井秋峰短诗奖、闻一多诗歌奖、民间鲁迅诗歌奖、红高粱诗歌奖、金迪诗歌奖、刘伯温诗歌奖、海子诗歌奖、陈子昂诗歌奖、鹳雀楼诗歌奖、中国(海宁)·徐志摩诗歌奖、复旦光华诗歌奖、安子·中国打工诗歌奖、老枪短诗奖、红高粱诗歌奖等。

  而除了有数不清以名人们命名的奖项,在国内不乏有几百人一起获奖的盛况。记者了解到,首届“艾青诗歌奖”全国中小学诗歌大赛自2013年3月启动以来,2014年颁奖,共评选出1704首获奖作品,这一奖项也得到了很多学者的争议,称其含金量太低,“这和企业颁发各类奖项一样。艾青杯诗歌奖,现场去了400人领奖。”知情人士透露。

  在四川,今年最引人关注的是李白诗歌奖。“寻找当代李白,100万奖金。”这是今年初绵阳市李白诗歌协会和中国诗歌学会合办一个奖项,被网友质疑到底“为诗还是为钱”?记者联系到李白诗歌奖的组委会办公室的负责人、绵阳市文联创研部主任雨田(笔名)。谈到为何以李白命名时,雨田说,本身李白在绵阳江油生活了很长时间,以李白命名是有地域意义的。李白诗歌奖两年一届。“最终得主1名,奖50万;提名5人,每人10万,其实也不算多。”

  成都商报记者历时一月,对国内众多的文学奖进行了全面的摸底调查发现,文学奖们的生存现状面临怪现象:一些文学奖因资金不足突然暂停举办、一些却又砸入高额奖金找得主、各地都有自己的文学奖……面对这几大现象,曾经担任过评委的专家,在接受采访时都谈到了文学奖面临的几大问题:奖项太多、很大随意性、缺好作品、评委缺乏权威性,多是旅游营销产物。

  最近在新疆颁发的“丝绸之路木垒菜籽沟乡村文学艺术奖”,主办方明确表示,希望为村里做点事情,做成一个文化品牌。事实上,国内文学奖,还有不少奖项多跟城市营销或旅游营销有关。

  据悉,“闻一多诗歌奖”由闻一多基金会和某公司于2009年设立,面向全国诗人,每年评选一届。记者联系到闻一多基金会,对方却给出了“他们不负责此事”的答复。而武汉当地的媒体告知,闻一多诗歌奖一直是由武汉这家公司在操作和通知。记者联系到该公司人员,对方表示闻一多诗歌奖为了宣传闻一多诗歌,也是发现当代优秀诗歌,同时让更多人关注当地旅游文化。

  此外,还有以徐志摩命名的徐志摩诗歌奖,在徐志摩诗歌奖的网站主页,记者看到大量关于当地旅游风景文化特产的简介。借一个文学奖来为当地做广告,拉动产业发展,成为当地一张名片。莫言的家乡也有文学奖——“红高粱诗歌奖”。红高粱诗歌奖办公室的联系人表示,他们办此奖也是为了高密做宣传。

  在四川也有类似的文学奖。四川某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华告诉记者,“陈子昂诗歌奖”由遂宁日报和他们的投资有限公司共同设立,奖金由他们投资有限公司独家赞助。遂宁是初唐著名诗人陈子昂的故乡,借此也是努力将其打造成唐诗的故乡、新诗的圣地,以提升遂宁知名度和美誉度,把文化遂宁放到世界平台。

  在调查中记者还发现,也有少部分文学奖因为资金原因暂停,比如每五年评选一次的萧红文学奖,是黑龙江省以中国现代著名女作家萧红命名的文学奖项,奖项设立于2009年7月初。近日,黑龙江省作协的工作人员向成都商报记者表示,萧红文学奖在2009年办了第一届,后来由于资金方面的问题,作协领导班子也在换,举办第二届萧红文学奖的事情就暂时搁置了。对方称只有等几个月,看省作协班子一切就绪后,看是否会能有资金再次“拾起”萧红文学奖。

  在采访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诗人告诉记者,单就诗歌奖而言,对他来说几乎每隔一天都要看到一些评奖活动。从官方到民间,各种诗歌的奖项参差不齐。

  为何如此多人对于文学奖趋之若鹜?因为在上世纪,一个作家如果得了茅奖或者鲁奖,命运就可以改变,四川的一位作家说,现在的文学奖没有这么大的颠覆性了,但还是会有很多吸引力,因为他一旦得奖,能给他带来更多的财富收入和地位提升。

  作家刘震云曾谈到文学奖过多时曾说:“文学奖过多会让身处‘注意力经济时代’的中国作家们负担太重”。总有人活给别人看,留意别人关注不关注。而且严肃的文学奖也十分稀少。”

  这些多如牛毛的奖项里,除了茅盾文学奖等知名奖项外,能让老百姓和读者知晓的却很少。记者采访了两位中国作协的会员,他们能说出的文学奖也不多,不少奖项只有某个文学专项的人知晓,评奖就像小圈子里的嘉年华。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白烨并不支持如此多文学奖的存在,他说:“现在存在的各类文学奖,有的可能是通过中国作协的系统正式申报备案的,也有可能没有经过什么申报手续,自己就办起来,上级还未来得及追究的。从严格意义上说,这些未经申报和审批、资质本身有疑问的奖项,因为涉嫌违规运作,很难长久和持续。”

  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阿来如何看待国内如今的文学奖?昨日,阿来向记者表示,多年前就一直说奖项太多,但是民间办奖项无可厚非。比如中国作协的茅奖和鲁奖,不是每年都评,“拿我们四川文学奖来说,也是三年一评,别的也没有太多比较著名的文学奖项。所以我觉得情况还是比较好的。”阿来说,文学奖是方便文学的流传,它与职称提拔不挂钩,民间的奖项只要规范管理,评奖公正透明,“人家自己愿意办是好事,好处是民间调动社会力量,机构的基金愿意为民间文学繁荣做一点努力,民间文学奖多一点好,让社会组织发挥更多作用。”

  不过,阿来也表示,四川省作协最近有一项调查摸底,他刚刚和作协党组开完会,专门研究四川各地文学奖的情况,最近他们的工作也要围绕这项内容开展调查,阿来认为民间办文学奖是可以,作协也支持,调查主要针对是否利用文学奖有违规的行为。“我们会摸摸底,主要看四川各地一些大大小小的民间文学奖,是否倚靠官方,是否利用机构社会募集资金不规范。”(来源:成都商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