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6374刘伯温开 奖结果1 > 正文

作家诗人读书诵诗 分享凸凹长篇小说《大三线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13 09:49

  春天来了!2月28日下午,成都购书中心人山人海,不是围观某个明星,而是静听上百名作家、诗人在这里读书、诵诗。这是成都商报社、四川省作家协会创联部、四川文学杂志社、成都市作家协会联合主办的第二届成都商报读者口碑榜之2015年度图书得主、著名作家凸凹获奖长篇小说《大三线》分享会暨凸凹诗歌分享会。在这场别具一格的读书会上,成都商报现场授予作家凸凹“年度图书”纪念奖牌,同时给成都购书中心、轩客会•格调书店和子曰书院颁发了“年度十大文化场馆”纪念奖牌。

  据了解,此次凸凹作品分享会,吸引了著名小说家、四川省作协创联部主任税清静,《四川文学》主编牛放、副主编卓慧,著名诗人、《星星》诗刊主编龚学敏,著名评论家、《当代文坛》主编武立杨,著名小说家、《西南军事文学》副主编卢一萍,成都市作协秘书长代兵,著名散文家、人民文学奖得主蒋蓝,第三代人诗人、四川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邓翔,四川大学教授向以鲜,著名诗人、边疆文学奖得主何春,《存在》诗刊主编陶春、《四川诗歌》主编李永才,《青年作家》编辑部主任桑眉,评论家、西华大学中文系主任王学东,以及李龙炳、席永君、易杉、山鸿、其然、亚男、尤佳、杨不易、蔓琳、黎明泰、魏建林、杨虎、李娜、夜神翼、熊游坤、文佳君、张选虹、梅香、张义先、朱晓剑、胡马、杜成、單于、老仙、杨素宏、印子君等上百位作家诗人捧场。现场除了购书中心200多名读者围观,还吸引了凸凹小说《大三线多位“三线人”。

  活动首先是主持人黎阳宣读颁奖词,成都商报为凸凹的长篇小说《大三线》颁发“第二届成都商报读者口碑榜•2015年度图书。”凸凹为现场的读者们鞠躬。

  接着,成都购书中心经理刘鸿燕上台领奖,新华文轩成都购书中心荣登成都商报第二届读者口碑榜“2015年度十大成都文化场馆”的榜首。“老字号的成都购书中心,是新华文轩旗舰店,伴随时间的推移,购书中心不仅是书店,它承载的是一段时间一种生活的回忆。”同时,轩客会•格调书店和子曰书院也上台领奖。成都商报社为他们授予获奖纪念奖牌。

  随后,凸凹上台发表获奖感言,前几天他受伤,这是带伤出席领奖,可见他对此奖项的看重。

  凸凹回忆自己16岁进入大山深处一个科研兼生产性的三线年暮秋扑进三线建设这红色图景的。那一年,高中毕业的我,成为了航天部062基地川北技校中专班的一名学生。之后,在7102厂搞刀量设计,读电大,当规划员。之后,在062基地《四川航天报》干编辑记者,干公司。”在三线年,凸凹用多达十余个工作点位的介入方式,历经了三线企业从建设、投产、部分下马、军转民、军民分线,到调迁、下海、改制、下岗、资产重组等生存发展活动渐变的全过程。最近这两三年,还听闻了国家要大力加强国防建设的气场十足的宏大硬声。

  凸凹说,他是一个有三线情结的人,他决定写一本关于三线年后,回望三线,凸凹回望到了什么?

  他看见了人,不是一个,而是一群。一群和国家机器、国家利益血肉相连,与我个人扯筋带骨、且有故事的人。

  凸凹的《大三线》献给在三线建设中“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为开发中国大西部做出重要贡献的无名英雄们。这是印在《大三线》扉页上的一句话。他没有写献给三线年什么的。他认为那些建设三线的有血有肉的“无名英雄们”大于50年——重于时间,高于数据。

  凸凹说,他写,也是为了记取、还愿、救赎和深厚如大山的热爱。抚摸三线情结,对于一个作家来说,甭管怎样表达都没有伏案昼夜、手写一本厚实的书更得体、更道德。

  凸凹说了很多词感谢,凸凹感谢成都商报的读报人:“这次,家乡的成都商报及其读者,把读者口碑榜年度图书这一莫大的荣誉给了《大三线》。《大三线》真庆幸,它有自己的故土和娘家。谢谢三线人!谢谢今天这个活动的主办方,及其在场的熟悉的文朋诗友和不熟悉的读书人!”

  蒋蓝说,凸凹的写作是多变的,从虚构到非虚构,从诗歌到小说,凸凹的身和心进入了写作状态的人。凸凹的小说不仅仅局限于《大三线》,他极其刁钻的语言组合,对故事的结合方式,对非虚构叙述的把握,对趣味的独特品味,融合成了“凸凹风格”。凸凹散文、随笔,对人文地理类的研究也颇有建树。蒋蓝说,希望四川的作家们都有凸凹这样的创作激情,打开视野,发现接地气的东西。此外,凸凹给成都的作家们提供值得思考的内容:作家向学者前行。

  小说家、《西南军事文学》副主编卢一萍: 第一次拿到书《大三线》,有一种排异感,凸凹作为一个诗人、散文集他为什么要写这部作品?看够之后,发现凸凹没有沉溺于一地鸡毛,而是给平庸的人和事赋予了诗性的光彩。其诗性的语言和四川方言的运用,使它有着川味小说的特征,《大三线》并非靠题材取胜,它只是借用这个题材,填装的是作家的嬉笑怒骂,填装的是作家对人生的感伤,对生活的感悟,对时代的感知,对任性的洞察。凸凹构建了一个黑色幽默的世界。

  小说家、省作协创联部主任税清静: 全省文学界的喜事,代表作协创联部向凸凹表示祝贺。凸凹通过自己的观察和思考,创作除了四川省乃至全国第一部三线建设题材的长篇小说《大三线》,给广大的读者补了一课。凸凹有血有肉的作品是文学川军中的优秀骨干份子和先锋之一。在文学的道路上,他雄起了,我们把最热泪的掌声给他。

  《星星》诗刊主编龚学敏: 对于四川来说,我们最应该关注三线历史。首先对凸凹的《大三线》获得年度图书祝贺。凸凹先生在创作《大三线》的时候,我也在攀枝花写一部长诗《钢的城》,我们两个不约而同关注大三线。蒋蓝讲得很好,对于四川来说,我们最应该关注这段历史。

  蒋蓝: 四川是移民构成的省份。90%以上的都是五湖四海的移民。龚学敏的长诗《钢的城》,关注这段故事,关注生老病死,和凸凹写大三线异曲同工之妙。凸凹以很小的切口打开了大三线。有读者说,是不是林子大了一点?能不能够缩小一点?缩小了那就不叫文学了,应该叫档案材料。这体现了凸凹的聪明。在凸凹的小说中,有爱情,有人的忠诚、善良,这体现了人类根系,是来自血脉深处的东西。

  《四川文学》副主编卓慧: 凸凹是十分重要的一个作者,我们发过他的诗歌、小说,对他的《大三线》获得成都商报读者口碑榜的年度图书祝贺。他以诗歌出道,后来在小说界厚积薄发。和阿来一样,我们希望凸凹先生以后一如既往支持四川文学。

  西华大学中文系主任王学东: 《大三线》给我们提出问题,如何抒写历史,我们看历史的问题,文学写作中的历史问题。《大三线》是如何呈现历史,对历史的关照。鲁迅的观点,历史中间,在一切进化论的链条上,我们都是中间力量。我们需要以另一种形态呈现大三线的历史中,书中,更多的沉淀到普通、细致的故事。表达历史的过程中,呈现出历史细节,再从历史细节,重新恢复到历史。从《荷马史诗》、《百年孤独》《追忆似水年华》,到中国的余华、格非、苏童,他们都在写历史。

  蒋蓝: 教授的发言风格,讲得偏深刻。历史和文学的关系。我们谈到历史和现实的问题提到,大三线还展示了一个切口,四川现代化工业从哪里来的?

  成都市文联文学处处长代兵: 对凸凹先生荣获第二届成都商报读者口碑榜•年度图书得主表示恭喜。感谢成都商报和购书中心,把成都的作家向读者推荐给广大读者,说明这部作品深受读者喜爱。我呼吁广大作家关注成都文学界,参与到创作大军中来。

  四川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邓翔: 我曾经系统梳理过三线建设,近百年的现代史中,很多人忘记了这段历史,我作为凸凹先生的朋友,我渴望读到这本书,从他的诗歌中,我能够感觉他能够驾驭这个宏大的题材。我希望通过阅读和写作,勿忘历史。

  来自《大三线后书法家周万: 我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大三线》中,但是我来自小说原型单位。拿到书第一时间迫不及待读,读后,每一个篇章都是标志性的词。希望读者阅读大三线,记住大三线、【读诗会】不仅是诵读诗歌,还有人用民歌唱诗

  凸凹不仅是一位作家,他还是一位诗人。所以读书分享会后,就是凸凹的读诗会。第二届成都商报读者口碑榜•年度诗人向以鲜,也到现场助阵,他作为第一位上台读诗的人,朗诵的是凸凹的《篦子,或旧时代的香》。朦胧诗、抒情诗、口语诗、民谣体、翻译体、叙事诗……凸凹三十年的创作生涯,几乎尝试过所有式态的诗歌实验。从2006年参加西峡诗会开始,他开始了他的寂寥的“凸凹体”的创作,并把这些诗收入到了他的《凸凹体白皮书•手艺坊》一书中。这首《篦子,或旧时代的香》,就是这一时期的收获。

  “一条大河,横亘在面前,大得不流动。”邵影的朗诵风格与众不同,他外放而澎湃。“这条大河,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还到不到哪里去。”三十岁以前,凸凹一直居住在河边。1962年桃花盛开的季节他生在岷江边,之后去了重庆、湖北的长江边,之后去了大巴山的后河、白沙河和渠江边。三十岁以后,住在没有河的龙泉驿,但这却加剧了他对河的渴望与理解。

  在美女网络作家夜神翼带来的是凸凹的诗《必须的路》之后,星星诗刊主编龚学敏朗诵《当我们谈论九寨时我们在谈论什么》,龚学敏说,他很高兴朗诵这首,因为自己来自九寨沟,这首诗朗诵起来一定很有感觉。“最后,我们撇开几何尺度、原始空间/谈到了时间。时间很短,很短啊/短到只有区区亿万年。

  诗人陶春以演唱民歌的方式,吟唱《最怕》读引得现场读者乐得笑出声来:“最怕和哥在山上/在山上也无妨/最怕飘来偏东雨/飘来偏东雨也无妨/最怕附近有岩洞/附近有岩洞也无妨/最怕哥拉妹子钻进去/哥拉妹子钻进去也无妨/最怕燃起一堆柴火/燃起一堆柴火也无妨啊/千万千万莫要妹子烤衣裳.”

  诗人、主持人黎阳带来的是凸凹的长诗《不断的刀》,“不断的刀做一场梦是另一场梦/时断时续/它一直插在断刀的鞘里。”《不断的刀》能在诗刊社第二届“刘伯温诗歌奖”中居提名奖之首,充分证明这把刀是动人的,质量是可信的。

  评定一位重要诗人的标志之一是,每一个时期,都有重要的作品鸣世。凸凹三十年的诗歌经历中,每一个时期都有其令读者信服的代表性作品。写小说以来,也写了不少优秀的作品,但以《蚯蚓之舞》影响最大。一些不读诗的读者读了之后说,没想到短短一首诗中藏的机关还这么多。最后,凸凹说,凸凹说:“成都购书中心,是一个作家诗人扎堆的地方,希望通过这首诗,让这个美好的地方,将认识和不认识的读者们联系在一起。”他带来了《蚯蚓之舞》“鸟的舞/排开雾/鱼的舞/排开水/人的舞/排开人/没有比蚯蚓/更困难的了/蚯蚓的舞/排开土、排开大地/蚯蚓的舞/排开地狱,和亡灵/为了这天塌地陷的柔柔的一舞/蚯蚓把体内的骨头也排了出去。”( 记者 陈谋 实习生 应鑫 摄影记者 王红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