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6374刘伯温开 奖结果1 > 正文

高远平朴厚重灵俏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15 01:04

  研讨会由中国作协创研部、山东省作协和中国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联合举办,以路也、王夫刚、邰筐、轩辕轼轲、蓝野、东涯、阿华、寒烟、李辉、木鱼等10位在国内已经具有一定影响和认知度的山东青年诗人作为研讨对象。韩作荣、叶延滨、吴思敬、李小雨、李掖平等国内30余位著名诗人、诗评家对这10位青年诗人的文本进行了精细解读和个案研究。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李敬泽表示,近一时期,山东青年诗群的崛起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现象,不仅青年诗人为数众多,而且产生了较大影响,“从文学地理的角度看,非常具有代表性,值得作为重要的文学现象加以研究。”

  省作协主席张炜说,“山东青年诗人在全国的诗歌版图中占据突出位置,这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山东文学的纯度。诗歌是文学的心脏,只有诗歌健康的跳动,文学才能更好地活着。如果各类文学体裁分占一个房间,只有隔壁的诗歌不停地猛烈敲打,文学才不会沉睡。”

  不过,诗歌界比较一致的意见认为,“各自为政”是诗人写作的常态,山东诗人尤善于此,这虽然符合诗歌的根源性特征,但也因此抵消乃至丧失了诸多抱团借力的机遇。山东青年诗群研讨会的召开,堪称山东诗歌发展的一次非常态集结,非常态行军,但要把一个诗歌群体上升到一种文学现象,仅有一次非常态集结和行军是远远不够的,换言之,对于山东青年诗人的考验,也许刚刚开始。

  山东青年诗人也被强势推向前台。2013年10月,省作协文学创作室编辑的三卷本《齐鲁文学作品年展2012》由山东友谊出版社出版,小说、散文、诗歌三足鼎立,各据一卷。诗歌卷阵容庞大,省作协副主席、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李掖平在年展总序中对诗歌卷作品给予肯定,认为这些作品或雄阔浩瀚,或低回哀婉,或风轻云淡,或唯美智趣,从中不仅可以感受到悲悯仁厚的博爱情怀和飞扬灵动的敏俏才华,更可以沉浸于高远与平朴、厚重与灵俏、尖锐与柔软、凌厉与温婉相融相成的诗情诗境。

  同年11月,《山东文学》又推出《中国70后诗人诗歌作品大展》,与早前一点的《中国80后诗人诗歌作品大展》和《中国90后诗人诗歌作品大展》遥相呼应,立体构筑了一道源自山东面向全国的年度诗歌风景线。

  一年时间里,路也荣获第二届上官军乐诗歌奖杰出诗人奖,阿华等三位诗人获首届刘伯温诗歌奖,王夫刚获得第21届柔刚诗歌奖主奖,刘棉朵与白玛、叶蔚然三位诗人分享了2013年度澄迈·诗探索奖青年诗人奖,寒烟则与于坚、叶丽隽、伊路、田禾五位诗人领走扬子江诗学奖年度优秀诗作奖,陈原与于坚、默白、马叙四位诗人登上第10届十月文学奖诗歌奖的领奖台……

  “发表”和“获奖”不是诗歌的试金石,却在一定程度上以有形的方式简洁明了地承担了诗歌介入现实社会的勾连之责。众所周知,好作品不是“发”出来的,也不是“赛”出来的,尽管如此,如果一个诗人说他对“发表”和“获奖”完全视而不见,我们几乎可以断定他在撒谎;如果一个诗人满眼都是“发表”和“获奖”呢,获得的就有可能只是一些附加在诗歌表层的皮毛。如何客观地面对“发表”和“获奖”,合理平衡诗歌由外及内的核心品质和由内及外的世俗价值,有时甚至成了一个巨大的考验悬在我们看不见的头顶:假如夜深人静之时仍然不敢直面缪斯的眼睛,这样的诗人,就可以考虑停笔乃至主动向诗神告辞了。

  山东的年轻诗人,在2013年的表现也有可圈可点之处。这里所说的年轻,既有年龄的成分,也包括写作经历和写作经验的成分。比如,获得第三届红高粱诗歌奖的三位诗人小西、王冬和辰水都很年轻。田暖是15位参加第29届青春诗会的诗人之一,说她是一位年轻诗人,只是相对于她参加青春诗会而言,事实上,早在十几年她就写出了自己的个性作品《隐身人的小剧场》。在山东的80后诗人中,老四和麦岸曾经让我们充满期望,他们也在一定程度上写出了属于自己的文本,但总觉得他们的写作有那么一点点心不在焉的味道——当然,置身心不在焉的时代,心不在焉也没什么,需要警惕的是,不能总是心不在焉。11月,东涯的第一本诗集《侧面的海》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她曾参加过第26届青春诗会。从开始写作到参加青春诗会,东涯只用了几年时间,给人的感觉似乎是突然之间进入了“可被注意的新晋诗人行列”。

  瞻前而顾后,本年度的山东诗歌或许还有其他“事件”以及“现象”比以上文字更具有总结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就以上引用的材料而言,更不构成裁定山东诗歌的唯一标准。只有隔壁的诗歌不停地敲打,猛烈地敲打,文学才不会沉睡,思想才不会生锈。我们期待着2014,崭新的诗篇已经开始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