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6374刘伯温开 奖结果1 > 正文

未名诗歌节实录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4-15 06:53

  我们的诗坛,似乎已沉寂很久了。在商品经济的今天,诗人们感到了深深的寂寞。但是,喧嚣骚动的尘世,似乎更需要一种声音,理性的、温和的,让人忆起金钱地位之外所有美好的声音,像珠玉一样闪烁的声音,像雨露一样滋润的声音,那是诗的声音。北京大学的未名诗歌节证明了这一点。春天,让我们饮诗之酒,请看

  诗会还未开始,会场前台就被几架摄像机、摄影机与频闪的照相机构成的态势所紧紧环绕。整个大厅被热心拥来的诗友与新文化关注者所充满。后排过道、座位通道已挤满了人,不少人甚至席地而坐,门口外还涌动着晚到的人群。显然,诗会现场空间的人数容纳量早已饱和,这在北大所举办的活动中是极少见的。

  第二个上台朗诵的是老牌诗人王家新,他刚吟诵几句,一下子就将诗会的氛围带入到了规定情境中。他在台风、衣着、朗诵与诗歌诸方面,无不透射出一种由生活的沧桑与命运的摧折所铸就的成熟男性的魅力。他的诗歌绝无故弄玄虚的词句,朗诵也无激情澎湃的波澜,但却以一种深蕴着的内在炽热与情感在渗透着你和滋润着你,其内在的张力一直充盈着,尤其是在当他吟诵“……我可以流亡在李白、杜甫的天空下了/我从来没有如此骄傲……我也可以唱我的挽歌了/因为我已把另一个自己留在了冬天……”那一刻,诗神似乎已弥漫在诗会的各个角落了,特别是当他不自觉地用夹杂着方言的语调来朗诵之时,更透出了一种残缺的完美。

  王艾的《怀疑论者之死》与王雁的《不该诅咒的沙乐美》分别将人们带到了后现代语言符号的虚无化、反讽化与实验戏剧诗的特定状态。之后,著名诗人与诗论家欧阳江河又将诗会掀起了一个小波澜。他借助《一夜肖邦》的琴声来喟叹时间之维在意识领域的闪忽不定与疏离变异,并通过声波与现象来揭示某种分裂的结构主义意念,这种意念在另一首《春之声》里被投射得更为明确:“……春天的黑色汽笛涌上指尖/我放下了捂住耳朵的双手……春天的四轮马车在天空奔驰/我步行回到故乡……”

  戴着深度近视镜、整个一副学者模样并伴着深沉思考的西川,以一首《戒律》将一种古老的宗教文化赫然竖立于人们面前。诗篇之首就以一句颇具杀伤力的句子惊破全场:“为了不杀生/你可以把自己武装到牙齿/并且在想象中把嗜血的疯狂耗尽/神不会惩罚想象力……”紧接着又从“为了不食荤腥”、“为了不饮酒”、“为了不偷盗”、“为了不打扮”、“为了不淫欲”、“为了不贪杯”、“为了不妄语”等并列主题层面,层层展开理性的诗化思辨。特别是当他吟诵道“……为了不淫欲/你当只同你喜爱的异性谈论悲剧或高深的学问/但不要将话题引向心灵的苦闷/淫欲是一个陷阱/最好只在它的边上转悠”时,激起了阵阵掌声。西川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的威望与其所受到的批评同时构成着他。笔者此前曾与西川在东四进行过一次思想交锋,021期:四肖《狗虎龙羊》深为他的理论修养与深厚的功底所折服。诗会接近尾声时,有位女诗人激动得热泪盈眶地上台朗诵了西川的另一首诗,以表达敬慕之情。我想,将海子、骆一禾与西川通称为“北大诗坛三杰”,应该是不容质疑的。

  在西川后,简宁、陈均、姚玉桥等校内外小字辈,并没有被诗坛老将所吓倒,他们照样勇敢登场,慷慨激昂地朗诵。继他们之后,又一个次重量级的诗人西渡再次吸引了全场。西渡作品的深远宏阔与他外形的平实单薄正好形成鲜明反差,质朴无华的衣着,近乎样板的平头勾画着他,但其矮小羸弱的身材却透着一股韧性。其诗句:“……晕眩于烈日的寂静……谁教我们把爱巢筑在/天堂的高度……”也同样蒸腾着一种炙面的热浪。

  西渡后,由翻译家树才的《灰铁皮》转渡到此次活动的主要策划者曹疏影的《美少女战士》一诗。曹是一个热情开朗而稍带羞涩的人,其诗句的特点是在敏锐的观察中又带着些许谐谑:“……衣襟森严的西装仅露出第二个钮扣以上的部分/乔装成新闻联播的主持人/有着六十年代出产的钢铁的质量……”

  由北大五四文学社主办的诗歌节从3月30日至4月30日,为期一个月。诗歌节是以“想象的秩序”为主题而展开的一系列活动,除未名湖诗会外,还举办包括音乐与诗歌、英语当代诗歌、女性诗歌、西班牙语诗歌、西南联大诗歌等专场朗诵会,同时还举办四十年代诗歌、食指及白洋淀诗歌、朦胧诗、第三代诗歌、九十年代诗歌等专题讲座或座谈,以及“网上译诗大赛”等活动。在新世纪到来之初,这无疑将明证诗歌仍具有对人类心灵不灭的召唤力量与持久的魅力光彩。